共享单车公益诉讼首案胜诉易执行难

已经出现的共享单车押金难退问题究竟怎么解决,仍然让人焦虑。而共享单车公益诉讼首案胜诉,则带来不少启示。

  近日,全国首例共享单车民事公益诉讼案一审宣判,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并当庭判决小鸣单车经营者悦骑公司须按承诺退还押金。

  共享单车押金难退现象,一直是舆论关注的焦点问题。对此,交通部负责人最近回应,已经制定了初步的针对押金和预付金的监管办法。期待该办法早日出台实施。另外,部分共享单车开始推行免押金模式,可避免押金难退。但已经出现的共享单车押金难退问题究竟怎么解决,仍然让人焦虑。而共享单车公益诉讼首案胜诉,则带来不少启示。

  在用户个体难以讨回押金的情况下,消协组织可依法提起公益诉讼,通过司法途径让共享单车企业退还用户押金。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七条规定:对侵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行为,中国消费者协会以及在省、自治区、直辖市设立的消费者协会,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广东消委会就是依据该条规定起诉小鸣单车。

  显然这一民事公益诉讼案,原告胜诉比较容易。其一,原告起诉被告有相应的法律依据,并掌握被告违规违约事实。其二,被告不按规定对押金实施专款专用,不按合同约定如期退还用户押金,必然理亏。其三,法院会依据事实、法律规定等作出公正裁决。尽管被告答辩中为自己进行了辩护,但并没能说服法官,所以法官当庭宣判原告胜诉。

  笔者以为,该案原告胜诉至少会带来三大启示或警示:对共享单车用户的启示是,一旦遭遇押金难退,应该及时向当地消协组织投诉,当投诉率比较高时,消协就有可能发起公益诉讼为消费者维权。对其他消协组织的启示是,要积极主动利用法律授权为共享单车用户维权。对其他共享企业的警示是,若不及时退还用户押金有可能被消协起诉。

  该案审理过程中还暴露出一个问题,那就是用户押金到底去哪儿了。小鸣单车运营方广州悦骑公司现任法定代表人关斌在出庭应诉时表示,收取来的用户押金主要用于:生产、经营以及用户押金退还三方面。这等于是把用户押金当成了自己的钱任意支出。希望有关方面尽快对共享单车、共享汽车等共享经济涉及的押金实施有效监管。

  虽然说广东消委会发起共享单车公益诉讼首案并获得胜诉判决,有多方面的积极意义,但该案胜诉容易,执行判决可能比较难。原因是被告小鸣单车已经停止运营,即基本上没有收入,而据媒体计算,小鸣单车仅广东省内还有超990万押金未退。被告法定代表人关斌表示:“重组不成功,股东也不愿意再投资,我们的决定就是破产清算。”

  如果采取破产清算,显然要按《企业破产法》、《公司法》和相关司法解释来操作,这有两个问题值得注意,一方面是破产清算按法定程序操作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很难尽快向用户退还押金。另一方面,小鸣单车的主要资产还是单车,既值不了多少钱,也很难去变现,那么其究竟能执行多少法院判决,能退还多少用户押金,似乎不容乐观。

  而目前似乎所能做的,只能是尽最大努力去维护用户合法权益,同时吸取教训防止押金难退事件重演。

分割线

Copyright@2005-2017 北京参考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北京参考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京ICP备12025515号